什么也不跟人说,愿睡火莲只为她盛放

Loading...

  什么也不跟人说,愿睡火莲只为她盛放   它的周围长满了金色的触角,据说是为了保护花蕊安静的睡觉而不被打扰,这让我想起了L,搞的我也受你感染逢人就对他们说这些,你说你怎么就净把不好的带给我呢,真想揍你一顿的!还记得有次晚自习聊天你跟我坦白说你承认自己是有点公主病,我当时真的有被你的直白惊讶到,因为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不足的,所以你们两个要好好的相处不可以红脸,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都有了各自的理想和抱负要去实现。   

在格兰蒂亚有种最娇贵的花,叫睡火莲,俗名又叫紫睡莲。这是一朵极美艳的花,有着含苞欲放的花蕊,却只在凋谢前才会绽放片刻,一年的花期仅七天。它的周围长满了金色的触角,据说是为了保护花蕊安静的睡觉而不被打扰,这让我想起了L。   

与L正式的交集是L受风寒了不能在第一排吹风所以调到第二排跟我坐。但当时其实我是挺不愿意的,因为听别人说她很有公主病很难相处,而且我和现任同桌傻狍子关系又很好又会教我写题,对她的到来有些抵触但又有些期待。当然,早读过后我们顺理成章的成了同桌,刚开始坐一起时还很尴尬,因为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好。几经沉默后也忘了是谁先挑起话题,开始聊彼此的学校,彼此好玩的事,聊到后来也很融洽。回到宿舍午休时和宿舍的人闲聊了几句,说她也没有什么公主病啊挺好相处的一女生,然而后来就看穿她了。   

之后在一个月不温不火的相处中,我发现她真的很像睡火莲。只要不找她就永远一副安静内敛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什么也不跟人说,像睡火莲用睡觉来保护自己她却用沉默来保护自己。可是呀,熟了以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什么安静乖巧啊,就是个爱动会耍泼又笑点低的傻逼嘛。一口软绵台湾腔的姑娘硬是被我带坏了不少,成天嘴里说着吃你妈的屎,还老爱对我说吃大便吧你之类的话。搞的我也受你感染逢人就对他们说这些,你说你怎么就净把不好的带给我呢,真想揍你一顿的!还记得有次晚自习聊天你跟我坦白说你承认自己是有点公主病,我当时真的有被你的直白惊讶到,因为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不足的。   

那之后才真的是从心里把L当朋友了。L就是那种外表娇弱还有点任性的女生只要你能包容她的任性就能够相处的很好。忘了在某本书看过:你要相信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他们或多或少的都会教给你什么,让你成长。我想大概她教给我的就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就算不会的东西宁愿不做也不投机取巧。美中大帝国的教室留下了我们最多的回忆,那些一起在晚修时听歌、一起因为某件事不顾形象的大笑、一起在失落时互勉、一起在写题时嘲笑对方笨,无数个一起的片段才构成了现在,我很珍惜。   

你总爱开玩笑的对我说,同桌啊我告诉你喔,你以后千万不要穿的很老土,像个农村妇女一样左手挎着篮鸡蛋,右手拎着个大麻袋,里面装着很多番薯之类的东西出国来找我,那样真的超丢脸的。每次听到你说这些话我都觉得你特傻,却又傻的可爱。哎呀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多了不知道你看的时候会不会嫌我太啰嗦了呢?其实吧,每次跟你聊天我都很开心的,虽然你总是语出惊人的,说什么骑牛、开拖拉机上学真的超拉风,然后我们两个再一起拌拌嘴,我竟也有种心安的感觉。当我知道你和霞妹是在同一班同一个宿舍时我心里真的特别欢喜,就觉得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让我爱的人都碰到了一起。所以你们两个要好好的相处不可以红脸,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都有了各自的理想和抱负要去实现。   

最后呢,我只想对你说一句:愿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岁月里熠熠生辉,然后我们带着满身的骄傲再相遇。

  但当时其实我是挺不愿意的,因为听别人说她很有公主病很难相处,而且我和现任同桌傻狍子关系又很好又会教我写题,对她的到来有些抵触但又有些期待,几经沉默后也忘了是谁先挑起话题,开始聊彼此的学校,彼此好玩的事,聊到后来也很融洽,

那之后才真的是从心里把L当朋友了,当我知道你和霞妹是在同一班同一个宿舍时我心里真的特别欢喜,就觉得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让我爱的人都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