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相信爱情,罪人

Loading...

  我曾相信爱情,罪人   月亮从云雾深处静默,把她那光芒的花瓣收起静旋,我想听到你的倾诉,把妳的心占有;就像妳拥有爱情那般,以合理和逻辑的安心感生存之人,配不上妳。   

女人,请不要询问爱,我曾相信爱情,只因我还记得妳的眼神。不要随便离开,难道妳不相信地狱吗?只有妳一人能把那巨大的悲伤紧紧抱着,对那温柔却令人心身执念的舞者说「我们又见面了」。那夜,窗外下着细雪,远处是我们在画作中看过的星空,我们之间没有言语的片面之词;相凝的眼神间我察觉了,那动情人怜悯的眼神。月亮从云雾深处静默,把她那光芒的花瓣收起静旋。我溺爱的女人,妳在凝视间看到了什么?不要跟我说明,我可贪婪得地狱也容不下的,只得留在人世的罪人埃   

黑夜不比妳的髪丝逊色,过于漫长的前奏把我焚烧急如利刃下的囚犯。妳心中有着什么秘密埃我真不该动情,过急的心跳彷佛把我吞噬。月下的花可以把罪孽消除,爱情恍如那夜的爵士乐一样。歌词里诉说着,如何把妳的心夺去,把你放在如斯丑陋如同野人般的男人身边真叫人担心,请你听听我的提醒,妳的爱情远比他想像中沉重,毫无情趣的男人可配不上你的美。这就是妒忌,但远比无知要好。我想听到你的倾诉,把妳的心占有;就像妳拥有爱情那般。无尽深遽的大海里,有着你我想像中的星空,再沉沦的瞬间好像看到了谁的身姿。以合理和逻辑的安心感生存之人,配不上妳。不要否定黑夜,以为是缺少光的黑夜;因为只有在黑夜里,我才可以把人生中的无力都说服。   

然而妳啊……总把我留在海里。妳这无情的女人。在那孤身一人的黑夜中,连星空也装作无情的黑夜中,恳求妳把我带回去。我才不要灵魂,我只要爱情。

  不要随便离开,难道妳不相信地狱吗?只有妳一人能把那巨大的悲伤紧紧抱着,对那温柔却令人心身执念的舞者说「我们又见面了」,歌词里诉说着,如何把妳的心夺去,把你放在如斯丑陋如同野人般的男人身边真叫人担心,请你听听我的提醒,妳的爱情远比他想像中沉重,毫无情趣的男人可配不上你的美,我想听到你的倾诉,把妳的心占有;就像妳拥有爱情那般,我才不要灵魂,我只要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