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梦天堂,只不过是老了流年

Loading...

  那一梦天堂,只不过是老了流年   

赏一缕清流浊沙,舞一段似水年华,听一曲花开花落,闻一抹花烛暗香,

花开了半夏,情入了深秋,经年之后,谁也不再爱着谁,爱过之后,只剩下了一头青丝白发,梦一场,爱一场,月似花。   

赏一缕清流浊沙,舞一段似水年华,听一曲花开花落,闻一抹花烛暗香。十里红装,却不见我身影。   

一场梦,让我舞断了半世年华;一句言,让我舍弃了红纱轻帐;一段笑,让我哭醒了片面桃花。月盈月缺,笑艳轻吟,只叹用尽了一生凤景如画;开的绝美,却抵不住一日风雨摧残。   

你可知,那一把轻伞,独赏一片白霜雪夜?你可知,那一叶孤舟,漂泊一河长流不尽?你可知,那一曲独舞,舞花一脸笑靥如花?你可知,那一梦天堂,风雨无尽美艳无双?你可知,那一夜凄凉,举杯单饮泪水长流?   

花开了半夏,情入了深秋,经年之后,谁也不再爱着谁,爱过之后,只剩下了一头青丝白发。   

花树之下,红袖轻舞,又起了一段独舞年华。无人共赏,以月为炷,以风为乐,以树为景。轻垫脚尖,又如在那大殿之上,丝竹绕耳,浊酒共饮,共赏美人如画。风雨同舟,听那一曲琵琶轻奏。梦一场,爱一场,月似花。   

——唉!可惜的是,事物再美也抵不过流年。   

——或许吧,舞了半生年华,斗了宫廷心角,开了一世艳花,终只不过谢了年华。   

赏一缕清流浊沙,舞一段似水年华,听一曲花开花落,闻一抹花烛暗香,

花开了半夏,情入了深秋,经年之后,谁也不再爱着谁,爱过之后,只剩下了一头青丝白发,梦一场,爱一场,月似花,月盈月缺,笑艳轻吟,只叹用尽了一生凤景如画;开的绝美,却抵不住一日风雨摧残,无人共赏,以月为炷,以风为乐,以树为景,轻垫脚尖,又如在那大殿之上,丝竹绕耳,浊酒共饮,共赏美人如画。